□馮唐
  為稻粱謀,做俗事,時間過得快。在香港三年了,仔細想來,香港有飯無局。
  時間當橫軸,金錢當縱軸,香港的飯可以被這兩個軸分成四類:沒錢沒時間的飯,沒錢有時間的飯,有錢沒時間的飯,有錢有時間的飯。
  沒錢沒時間,去香港的特色,茶餐廳。茶餐廳三五步一個,比公共汽車站還密集。進門,一盤一筷一餐巾紙,給你倒一塑料杯深褐色的免費熱茶。套餐,一個大盤子,幾片肉幾根菜一碗米飯,配例湯或奶茶,二十文,凍飲加兩文,穿學生裝的小童減兩文。十分鐘吃完,免費茶漱漱口,門口交錢走人。一中午,十一點到一點,位置好的茶餐廳,一張臺面翻七八次。
  沒錢有時間,去街邊排檔。要找老區,排檔越破越便宜東西越新鮮。屋內三四張檯子,屋外兩三張檯子,小海船今天打來什麼海貨,廚房裡就進什麼海貨,桌子上就拿什麼海貨伴酒下飯。周圍是香港難得一見的閑人,聽時蔬海鮮在燒烤架子上在白灼鍋里嗡嗡作響,看啤酒泡沫在玻璃杯子里騰起湮滅,抬頭,拐棍一樣瘦高的樓宇之間,月亮還是明亮的,覺得生活濃得仿佛糨糊,把人牢牢地粘在酒桌邊的凳子上,兩大樽青島,六七十文港紙,一粘就是一個晚上。
  有錢沒時間,去好酒店,吃午餐定食。香港五星酒店里的餐館,基本都是外人經營,頂尖的地段,午餐定食的價格也不嚇死人,做得衛生精緻沒太多可挑剔。還有,叫外賣,叫很貴的外賣,燕鮑翅,魚子醬黑菌面,陳年普洱茶。送外賣的在辦公室的用餐區鋪開檯布,好吃的就在嘴邊。
  有錢有時間,香港有很多地方和很多吃食,號稱方圓幾千里之內,最好的中餐,最好的西餐,最好的混合餐,拿錢不當錢。中國會,香港俱樂部,吃的地方可以草木繁盛,牆上掛北京八九十年代混出名堂的藝術家的後現代繪畫,落地窗里有無敵的維港煙花,窗帘的花邊是蘇格蘭大媽手工縫製,和英國女皇陛下睡覺的地方一模一樣,原木多寶格裡放二十釐米直徑的青玉谷紋璧,玉種沁色都不錯,放在南越王墓里也屬於中等品相。同樣的明前茶虎跑泉水,用顧景舟八十年代做的提梁壺沏,價錢又如何標?
  作為一個高度發達的城市,香港自居不易,沒有飯局。
  飯局的三種基本要素:賦閑男人,時鮮美女,便宜啤酒,香港什麼都沒有。香港少閑人,香港大學畢業,進五大會計師事務所,每周牲口似的工作八十小時,工資還不夠付房租,不找男女朋友同居,就得吃父母。平時能聚在一起吃飯的,不是做金融的就是做咨詢的,不是滴酒不沾就是只喝一杯啤酒,不是普通話中夾帶英文就是臺灣風味國語,不是遲到的就是還有工作要做必須早走的,都帶著兩個手機一個大陸號碼一個香港號碼一個講電話一個發短信,都帶著黑莓隨時收發電子郵件,都帶著ipad隨時聽音樂,都帶著psp隨時打游戲看照片看小電影。
  那種老流氓露著胸毛就著啤酒和一群小流氓回憶年輕時代,身上被砍多少刀,還跑出去多少個街口,跳上小船逃掉,那種一個相公帶著幾個姑娘一邊吃公仔面一邊等生意,估計都只是在香港電影里還存在的香港飯局了。
  (原標題:香港飯沒有局)
創作者介紹

不理睬

bb00bblaf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